明宪宗其实是一位明君,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他比明孝宗更有作为

被误解的明宪宗朱见深在此感谢好友 @jordan圣帝 神武黑獭在写作过程中的无私帮助

明朝那些事儿是一本很好的科普类书籍,在明事中,因为立场与观念的不同,对有些人物的评价难免偏差,比如张璁,在书里成了心理变态,比如王越,堂堂名将军功封爵,书中只字未提,又比如朱见深,跟一些明粉(非贬义)朋友交流,不同的人对他的看法也不同,所以想要聊聊他。

明宪宗其实是一位明君,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他比明孝宗更有作为

朱见深即位的时候是天顺八年,大明朝经过了永乐时代与仁宣之治,随之即位的正统帝朱祁镇那个二货,虽然我一向不认为古代封建王朝能有什么真正的盛世,不过朱祁镇从老爹手里接过的,是一个虽有瑕疵,但总体情况不错的帝国。可是经过英宗代宗两朝,尤其是英宗朝发生了著名的土木堡之变,使得这一时期明帝国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,皇帝们失去了进取的精神,变得逐渐保守与懈怠。政治上趋于混乱与无序,皇庄开始出现,土地兼并大量发生,军事上开始整体收缩,边防削弱,强敌掠边,在看似平静的局面下是不断加深的危机。

朱见深即位的时候,从他老爹那里接手的,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。土司叛乱严重,起义不断,鞑靼进驻河套,女真屡次犯边,荆襄流民暴增到近百万。他在做太子的时候地位就不是很稳固,英宗对他不是很看重,他曾经问著名的大臣李贤,我一定要把皇位传给太子嘛?李贤回答“宗社幸甚”。就这样,朱见深的太子之位才被定下来。

朱见深即位的时候只有17岁,新皇登基,第一件事自然是大赦天下。虽然这是定制,但大明的皇帝即位的时候,诏书都是不同人起草的,大赦的范围也有差异,为朱见深起草诏令的是李贤,李贤大笔一挥,诏令洋洋洒洒写了3500多字,从大赦的范围到官吏的任选、军民等方方面面都涉及到了。朱见深大赦天下的同时,其实也是给自己的统治定下了一个基调,施善政,求太平。

英宗时期,用锦衣卫为耳目,动辄陷害攻讦,连名臣李贤也几乎不免。朱见深即位后,即开始着手革除锦衣卫告诘之风气,锦衣卫指挥使门达及张山等人皆被问罪,并任袁彬掌锦衣卫事。袁彬到任前后,明史记载:先是,掌锦衣卫者率张权势,罔财贿,彬任职久,行事安静。可以说成化初期的政局安定,与此息息相关。

明宪宗其实是一位明君,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他比明孝宗更有作为

搞定锦衣卫这边的事,自然就可以着手平反冤狱了,他首先平反了曹吉祥,石亨时期的大量冤案错案,然后在大概半年后,朱见深下令,给于谦平反,于谦平反后,前都督佥事范广,夺门之变后被杀的王诚,被削籍的陈循等人都被平反,其余被贬谪的官员也大都恢复了职位。

给于谦平反完之后,朱见深开始着手对他的叔叔朱祁钰改谥号。英宗复辟后,废代宗,改为邝王,死后谥戾,对其多有诋毁,因为实际上是先帝所予,不易轻改。此事一拖再拖,直到十年之后,朱祁钰才得以复位号,他的谥号也最终被更改并确定为景,景者,耄意大图,布义行刚,虽不及太宗的文,也不及宣宗的章,但已经是一个不错的谥了,这也可以说是朱见深对他的肯定了。

朱见深即位当年,就下令“免天下军卫屯粮十之三”,又在李贤的倡议下,下令浣衣局的宫人除不愿出宫者,其余全部放归家里。然后针对内府供用浪费,下令减去南北两京岁用各三成,又以劳民伤财为由下令暂停工部督造仪仗车马等工作。

然后谈谈宗室跟外戚的问题,明朝宗室在朱见深在位的时候算是比较老实的,对于他们这些人,年轻的皇帝也比较客气。他们的一些请求,比如恢复春秋郊游,比如财用不足请求加禄米,只要要求不是太过分,一次两次之后,朱见深也就允了。但对于无理的要求,如辽王请求未生育的儿媳为儿子殉葬,崇德长公主要求出嫁时把周边的“闲田”赐予自己,朱见深则是一律拒绝。

成化一朝,有势力的外戚主要周家及万家,周家是朱见深生母周太后的娘家,在朱见深刚即位时,周家乞赐田产,由于这是惯例,朱见深统统批准了,但随着外戚对于土地的兼并越来越厉害,朱见深最终下诏,收回赐田,示以重法。除无主地外,赐田一律收回,乞田者一律不许。虽然此后碍于太后面上,周家也多有暗占,但对外戚占田一事终究还是有了一个较好的处理结果。

再说说军事上

平定叛乱:广西的土司在明朝建立后就一直不太老实,尤其是从景泰年间开始,大藤峡的少民屡次闹事,攻城池,杀官吏,抢掠州郡。朱见深即位刚几天,就接到两广少民劫掠官库的报告,在听取了官员及兵部的意见后,决定对两广用兵,任命赵辅,韩雍等人负责平乱,韩雍等人6月份定策,9月份就到了广西,兵分五路,发起进攻。到成化元年年底,大藤峡之战以官军取胜而告终,内乱也暂时平息,为解决后续事宜,他下令设两广都御史及巡抚,并采取以夷制夷的管理办法,此后一直到成化八年,广西大藤峡的少民起义才宣告平息。

荆襄流民问题:荆襄流民在宣德,正统时期就已经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了,尤其是随着土地兼并及产去税存的发生,民户大量逃亡。到了成化初年,流民聚集规模浩大,人数达近百万人,从成化元年到成化十二年,朝廷采用军事打击与安抚的双重办法,军事方面先后启用白圭,项忠进行军事打击,将为首者平定后,转而采取安抚措施,一是将部分流民编入流入地集中管辖,二是鼓励流民返回原籍,并给予耕牛,种子,口粮等接济,同时多次下令蠲除流民的税赋。项忠先后遣散出山复业流民九十三万八千人,取得了明显的成效。成化十二年,随着朱见深下令开设湖广郧阳府,荆襄流民问题基本被解决。以后的朝代虽然偶有出现,但规模与频率都小了不少,事实上,想要根除流民的问题,在我看来,当时是不具备这种条件的。

对蒙:红盐池大捷 威宁海大捷

明宪宗其实是一位明君,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他比明孝宗更有作为

朱见深即位的时候,蒙古瓦剌部逐渐走向衰落,与之对应的是鞑靼部的崛起,早在天顺时期,阿罗出部、毛里孩部就入驻了河套地区,常驻不去。成化初期,因为对荆襄与两广用兵,所以朝廷对鞑靼部关注不多。到了成化六年,始对河套用兵。成化九年,趁满都鲁、孛罗忽等各率精锐外出抢掠,明军将领王越决定趁其主力外出捣其巢穴。与总兵官许宁、游击将军周玉各率兵4600人,昼夜兼程,直抵红盐池,到达套虏基地。放眼望去五十里内尽是帐篷,明军向蒙古基地发起进攻,蒙古军队则列队迎战,一番厮杀后,明军活捉355人,驼马牛羊器械都被收缴,帐篷也被全部烧毁,王越回军。外出掠夺的满都鲁等人也被刘聚等击败,掠夺的人口物资皆被夺回。七年之后,王越故技重施,与汪直等偷袭咸宁,斩首437多级,俘虏171人,获牛羊马6000多头,盔甲弓箭上万。几次军事打击,起到了肃清套匪的效果,弘治八年以前,河套无匪。

对女真:到成化年间,女真部落开始由小规模的掠夺变为大规模的入寇劫掠,虽然女真部落首领在正统年间接受了明政府的任命,但到了成化初年,随着部落的发展与推进,建州女真对明朝的边境也有了想法。成化三年冬,明将李秉,赵辅等与朝鲜军队配合进攻建州女真,十月底,辽东大捷,建州女真被杀近千人,建州卫指挥使李满柱也被擒斩。成化15年,汪直,朱永等人再次出击建州女真,斩七百余人,俘近500口。

关于获取首级的说明:斩首和实际损失是两个概念。斩首级数少,一是明朝计首严苛,二是鞑靼机动性强,明军收割首级的机会少。纵观明实录的记载,从仁宣之后,明朝对蒙作战大多数斩首级数仅几十,多的时候也不过一两百,甚至还有个位数的出现,成化朝几次对外作战,无论是效果还是斩获数,在明中期乃至后期对北疆用兵的行动力都是名列前茅的。

关于万贵妃:当年明月说他写明事的时候主要参考了明实录然后是明史,可在万贵妃的问题上,毫无疑问他只看了明史。万贵妃是否毒杀过宪宗子嗣呢?明史将这件事收录了进去,参见明史后妃传:

时万贵妃专宠而妒,后宫有娠者皆治使堕。柏贤妃生悼恭太子,亦为所害。帝偶行内藏,应对称旨,悦,幸之,遂有身。万贵妃知而恚甚,令婢钩治之。”“使怀恩赴内阁具道其故。群臣皆大喜。明日,入贺,颁诏天下。移妃居永寿宫,数召见。万贵妃日夜怨泣曰:“群小绐我。”其年六月,妃暴薨。或曰贵妃致之死,或曰自缢也。谥恭恪庄僖淑妃。敏惧,亦吞金死。

但这件事其实很值得质疑,

其一是张敏并非《明史》中所谓门监,而是司礼监太监,且并未 “吞金死”,反而得以善终,恩被家人

其二是此事于明实录中并无记载,明史中的相关记载反而自相矛盾。

其三是明史关于朱佑樘身世的记载源于明代笔记小说《胜朝彤史拾遗记》,这部小说又取材于于慎行的《谷山笔尘》中,于慎行自己在文后写到,万历年间一老中官所述,且不提二手史料是否夹杂好恶,此时据成弘时期已过百年,其真实性也难以考证。

其四是朱佑樘并非唯一的皇子,他出生时他的哥哥朱祐极尚在人世,万贵妃没有必要害他,且此后朱见深也有很多儿子。无论万贵妃品性是否真如史料记载,至少其毒杀小孩一事是值得怀疑的。

关于西厂(附汪直评价):成化后期,朱见深设立的西厂,算是他的一大黑点。这一点,我们无法否认。但用宦官、搞特务政治,某种程度上算是明朝皇帝的通病,而实际上,朱见深建立西厂所重用的汪直谈不上特别不堪,从做事上甚至堪称用世之才。

汪直此人,史称其“年少喜兵”,实际上他也确实颇通兵事。宪宗后期对北方建州女真、鞑靼等部的用兵,都有其身影参与,他也与明中叶第一名将王越是好友。事实上,汪直被罢后,宣大方向就吃了亏。汪直的缺点当然有,宦官通病,贪财好谀。但他对直臣也能加以举用,一个例子:

明宪宗其实是一位明君,从这几点就可以看出他比明孝宗更有作为

后期及缺点:我认为朱见深开的最不好的头就是后期的怠政,垂拱而治,更少过问国家大事。不仅使得之后的皇帝纷纷效仿,而且文官集团也以此例效为成法,甚至弄成了可以被接受的为君之道。政治上则没有前期那么清明,也任用了一些小人,幸好没有造成什么大患。

其次是关于皇庄与土地兼并的问题,皇庄始于英宗,盛于武宗,成化年间亦有之。土地兼并更是历代君主都有,且越靠后越激烈,相比起来,宪宗时期无论是财政收入还是民生状况,都比后世明朝的大多数皇帝要好,换言之,如果朱见深能解决掉这些问题,那么他早就比肩朱元璋朱棣去了,哪里会有这么多争议?

专宠万贵妃及崇佛花钱问题:孝宗专宠张皇后就是千古美谈,宪宗专宠万贵妃就是十恶不赦?双重标准未免严重。至于崇佛花钱,明代帝王多喜佛道,其中崇佛以宪、孝、武为甚。单说花钱,宪宗花的还没有孝宗多。宣宗喜欢古玩,英宗喜欢蹴鞠,这方面哪一位皇帝又能得免呢?

以文治以及武功论,宪宗在明朝也是仅次于太祖太宗宣宗的,军事方面的建树甚至超过宣宗,成化朝也堪称明中期鼎盛时期的开始。

他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善始敬终。朱见深如果放在其他朝,恐怕也是小号的汉景帝,放在宋朝说不定就不会有人吹宋仁宗了。

朱见深庙号宪宗,谥法:“创制垂法曰宪;刑政四方曰宪;文武可法曰宪”。他留给朱佑樘的是一个外无强敌,内无大乱,百业兴旺,万民乐业的太平世道。

“汪直巡边,所过都御史伏请若下吏,纮独与抗礼,疏直驿骚郡县,直不知也。直还,上问诸所历巡抚,直独称纮。上出示直纮疏,直叩头曰:“能疏直,直是以贤之。”上以直服善,不问。”

当时的风评,从百姓把冒充汪直的人当作“青天”,也可管窥。

汪直和西厂有一定程度的坏影响,但实际上在特务政治本就特别发达的明代是有限的,汪直作为权宦失宠后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政治风波。

关于修道崇佛问题:

明代帝王多喜佛道,其中崇佛以宪、孝、武为甚。但设置僧官,本身洪武朝就已经开始,僧人的增长在明朝是个一直未断的趋势,宪宗朝并未特别突出。朱见深笃信佛道的实际结果,也就两条:一是花钱修庙,二是宠信方士。

花钱修庙这一点,宪宗实际不算过甚,比之孝宗占用京营为劳役,相差远矣,他所花的银两也止于内库,相较其子因内库不足而取于太仓库(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国库),算得上很收敛。

宠信方士算是封建帝王通病,这点就没什么太多可说了,比起吃药吃死的那几位,朱见深实在算不得什么。

综合来看,其在位时期应该分前后两个时期评价

前中期的朱见深:不愧一代英主,广开言路,轻徭薄赋,风气为之一新。革除风弊,安定政局。平反于谦,范广等冤案,给代宗朱祁钰改谥号。对于宗室及外戚,也能做到比较有效的管理与限制,值得一提的是,宪宗时期,也是明中期商业与手工业飞速发展的开始

军事上的建树更是堪称明中期第一,平定两广内乱,四川起义,成化犁庭更是几乎把建州女真提前抹去。威宁海之战,红盐池之战不仅肃清了套匪,也是明中期对蒙古最大的胜利。

基本解决了困扰明朝近百年的荆襄流民问题

我始终认为,一个国家,如果靖边不力,再怎么吹捧文治,也难以称之为盛世。,

推荐你看的:

  • “烽火起,山河北望,龙旗卷,马长嘶,剑气如霜……”一首《精忠报国》让人听了勾魂摄魄,热血彭湃。 那么问题来了,歌词中提到的烽火事实是什么烟?有博学的网友说了,烽...
    09-17点击:69
  • 接下来就是“三家分晋”。公元前633年,晋文公竖立全军制:中军、上军、下军,每一军都有一将,一佐,如许就是六卿。到晋平公时,六卿被赵氏、魏氏、韩氏、智氏、范氏和中行...
    09-17点击:71
  • 相信人人都看过讲述包拯的影视剧,在剧中,包拯非常受人们爱戴。因为他秉公法律、不畏显贵,这也让我们对包拯形象的印象非常深刻。不外或者有人会问,包拯真的是清官吗?关...
    09-17点击:141
  • 古代的小妾地位非常低,但有一项“特权”,连正室老婆都很恋慕 在中国古代,男子是能够一夫多妻的,就是一个汉子能够娶好几个分歧的妻子。而其实她们也有属于本身的称谓,...
    09-17点击:154
  • 本月热门排行